<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dl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dl>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
<dl id="np59l"></dl>
<video id="np59l"><dl id="np59l"><noframes id="np59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dl>
<video id="np59l"></video>
<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video id="np59l"></video>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video id="np59l"></video>
<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dl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dl>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
<dl id="np59l"></dl>
<video id="np59l"><dl id="np59l"><noframes id="np59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dl>
<video id="np59l"></video>
<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video id="np59l"></video>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video id="np59l"></video>
淫咪咪

熱心“客服”的后臺幫手

2023-09-18 09:35:42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接受“服務”的眾多消費者紛紛中招,其中59人3個月間被騙錢款524.71萬余元

文/曉宇

2020年以來,全國范圍內許多消費者接到自稱銀行、電商平臺客服人員打來的電話,以消除校園貸記錄或不良征信、購買的商品質量有問題需要退賠為由主動提供服務,結果接受“服務”的眾多消費者紛紛中招,其中59人3個月間被騙錢款524.71萬余元。最終,在幕后為這些熱心“客服”提供后臺設施和技術支付的犯罪嫌疑人悉數落網。

架設“GOIP”設備

一般而言,銀行、通信及網絡電商平臺的客服大多是在客戶上門或打來電話后為客戶提供相關服務,很少會主動打電話給客戶提供服務。本案中這些“客服”為何如此熱心?客戶接到電話后發生了什么?是誰在幕后支持這些“客服”與客戶順利聯絡?湖南省臨武縣人民法院對外公布的一起刑事案件將這些謎底一一揭開。

2020年10月7日,受害人梁文華在接到手機號碼為199××××3866的電話后,被他人冒充“唯品會”的工作人員,以受害人商品有質量問題可以退換,需要接收驗證碼為由詐騙了75299元。

無獨有偶,10月22日,受害人葛俊在接到手機號碼為152××××3613的電話后,被他人冒充銀行工作人員,以需要受害人消除校園貸記錄為由詐騙了11837元。

相關證據顯示,為詐騙受害人提供后臺設施和技術支持的,是湖南省臨武縣人徐生濤等3人,3人操作的是一款叫“GOIP”的設備。

“GOIP”設備是一種新型電子通信設備,支持手機卡接入,能將傳統電話信號轉化為網絡信號,同時可以虛擬撥號,任意更換手機號碼撥打受害人電話,“GOIP”設備具有的上述諸多功能,逐漸成為詐騙分子實施詐騙的新手段。一些網絡犯罪團伙引誘幫兇幫其架設“GOIP”設備,為其犯罪行為提供通信傳輸技術支持,徐生濤就因架設“GOIP”設備,從而成為多起網絡詐騙案的幕后幫手。

2020年10月,徐生濤伙同唐元琪、唐正平(另案處理)利用“GOIP”設備幫助他人實施電信網絡詐騙,在臨武縣作案十多天后,將“GOIP”設備轉移至廣東省連州市繼續作案。

其間,徐生濤通過唐元琪的微信,指示唐正平如何操作“GOIP”設備,并通過唐元琪的微信支付唐正平工資6000余元。

2020年10月30日,廣東省連州市警方將正在作案的唐阿華、唐正平當場抓獲,現場扣押了16個端口的“GOIP”設備一臺、作案手機卡34張、卡套30張(標有號碼)。

為電信詐騙提供設備

經臨武縣公安局網安民警對連州市警方扣押的設備進行遠程勘查,從該設備獲取機身號共16個。這16個機身號話單顯示協助上游犯罪團伙利用SIM手機卡實施了電話詐騙,在2020年10月成功實施詐騙19起,涉案金額為84.51萬余元。

2021年12月,徐生濤找回隱藏在湖南省藍山縣的“GOIP”設備,并重操舊業,繼續利用“GOIP”設備作案,并邀請周中達參與。徐生濤攜帶之前在藍山作案的一個設備來到周中達家中,為周中達演示如何操作“GOIP”設備作案,并將作案用的手機卡和“GOIP”設備交給周中達。

在徐生濤的遙控指揮下,周中達先后在臨武一中后山、位于新屋場的家中、位于西城村的周中達岳父家中,多次運行“GOIP”設備幫助他人實施電信網絡詐騙,后徐生濤以現金方式支付給周中達報酬9000元。

2022年1月11日,周中達在接到民警電話后,將作案的“GOIP”設備和路由器等藏于臨武縣西城村一個祖廳的神像后面。2022年1月12日晚,周傳勝(另案處理)得知自己的好友周中達被抓后,通知了周中達的弟弟周中根(在逃),要周中根將周中達作案的“GOIP”設備轉移,周中根又電話通知周中達妻哥鄭長忠(另案處理),接著鄭長忠到“GOIP”設備藏匿地點將“GOIP”設備取出砸毀,將手機卡掰斷后丟到河里。

經鄭長忠指認砸毀及丟棄“GOIP”設備的地點,民警在鄭長忠指認處將該“GOIP”設備的殘骸打撈,從“GOIP”設備殘骸提取端口號共8個,而該臺“GOIP”設備系徐生濤、唐阿華二人在2021年3月時作案用的兩臺“GOIP”設備中的一臺。該8個機身端口號協助上游犯罪團伙利用SIM手機卡實施電話詐騙,在2021年12月成功實施了詐騙12起,涉案金額94.99萬余元。

為境外詐騙團伙服務

除了為國內的詐騙團伙提供后臺服務,徐生濤等一伙人還與國外的詐騙團伙勾結,安排各自工作分工,聯手為境外詐騙團伙提供幫助。

2021年1月至3月,徐生濤伙同唐阿華、孫振江、孫留生多次在臨武縣某村附近及永州市藍山縣某村附近的山上,利用“GOIP”設備為境外詐騙團伙提供幫助。幾人商定,由徐生濤負責在山上調試運行機器及聯系“上線”,孫振江負責在山上保持“GOIP”設備的運行,唐阿華負責踩點,孫留生負責在山下放哨。

徐生濤經常拿一些當天作案的“GOIP”設備中插過或者第二天即將作案使用的手機卡給孫留生和孫振江進行測試,確定手機卡是否被封或者可否繼續使用,孫留生有時則會用其自己的生活手機進行試卡。

徐生濤、唐阿華、孫振江、孫留生作案用的兩臺“GOIP”設備均為8個端口,其中一臺設備8個機身號話單顯示協助上游犯罪團伙利用SIM手機卡實施了電話詐騙,2021年1月至3月成功實施詐騙28起,涉案金額34.52萬余元。

2021年3月31日4時許,徐生濤在常平鎮袁山貝路段被警方抓獲。4月1日,徐生濤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被取保候審。徐生濤在取保候審期間,因涉嫌犯詐騙罪,于2022年1月16日被臨武縣公安局刑事拘留,2月2日被執行逮捕。湖南省臨武縣人民檢察院起訴指控被告人徐生濤犯詐騙罪,于2022年7月20日向法院提起公訴。湖南省臨武縣人民法院受理后,依法適用普通程序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

臨武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徐生濤明知“上線”詐騙團伙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犯罪,仍伙同他人設置啟用“GOIP”設備為“上線”詐騙團伙提供網絡技術支持服務,致使多名受害人財物被騙累計524.71萬余元,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依法應予以懲處。

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徐生濤所犯罪名成立。在共同犯罪過程中,被告人徐生濤起輔助作用,是從犯,依法減輕處罰。公訴機關根據被告人徐生濤的犯罪事實、情節等,對其作出的量刑建議合法、適當,應當予以采納。

今年1月2日,臨武縣人民法院對外公布本案一審判決結果,法院以被告人徐生濤犯詐騙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一審宣判后,徐生濤未上訴,該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案件警示】

被告人徐生濤辯解稱,指控其犯詐騙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有關證人證言屬于孤證,現有的證據無法證明“GOIP”設備系其購買、使用并控制;在本案“GOIP”設備的實際使用人、控制人不能查實的情況下,認定其是實際使用人、控制人不當,指控其涉案金額524.71萬余元沒有事實依據,受害人被騙與其無關。

針對上述辯解意見,經查,本案的檢查筆錄、提取筆錄、勘驗筆錄、指認筆錄及照片視聽資料、電子數據與受害人的報案材料和陳述、證人證言能夠相互印證,形成完整的證據鏈,對于徐生濤的作案時間、地點、方式和犯罪結果,均可排除其他合理懷疑,足以認定其參與詐騙犯罪的事實成立。

被告人徐生濤雖未作有罪供述,但不影響其犯罪成立,對其上述辯解意見法院不予采納。

被告人徐生濤的辯護人指出,徐生濤的行為不符合詐騙罪的特征,其行為沒有對應“虛構事實”的對象,也無對應“非法占有”受害人的財物,同時也無與他人就詐騙的犯罪事實事先通謀、協調配合,雖然對他人實施網絡詐騙提供了幫助,但該幫助行為與詐騙行為相互獨立,因此徐生濤不構成詐騙罪。

本案對徐生濤是詐騙罪的共犯,還是構成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有爭議,現詐騙罪的正犯未到案,徐生濤與正犯之間是否具有共同犯罪的故意不明,故不能認定徐生濤有詐騙的共同故意。

徐生濤客觀上并未參與詐騙過程,也沒有與他人詐騙的合謀,同案犯的供述屬于言詞證據,無法證明徐生濤有詐騙的故意和合謀,但徐生濤客觀上為他人犯罪提供了通信傳輸的技術支持,符合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的犯罪構成。經查,上述辯護意見與庭審查明的事實和法律規定不符,法院不予采納。

(本文人名均為化名)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8月下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