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dl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dl>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
<dl id="np59l"></dl>
<video id="np59l"><dl id="np59l"><noframes id="np59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dl>
<video id="np59l"></video>
<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video id="np59l"></video>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video id="np59l"></video>
<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dl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dl>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
<dl id="np59l"></dl>
<video id="np59l"><dl id="np59l"><noframes id="np59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dl>
<video id="np59l"></video>
<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video id="np59l"></video>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video id="np59l"></video>
淫咪咪

充斥網絡的“山寨”ChatGPT

2023-09-26 10:23:01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面對販賣ChatGPT賬號或是提供課程的服務,消費者要保持理性,不要被虛假宣傳所迷惑,應選擇合適的渠道和方式來獲取信息和知識

文/本刊記者 文麗娟

隨著ChatGPT在全球爆紅,一批名字中包含“ChatGPT”的公眾號、小程序和App等產品大量涌現,頭像與ChatGPT官方圖標非常相似。

這些ChatGPT服務到底是真是假?記者對此進行了采訪。

“山寨版”ChatGPT 充斥網絡。(圖 / VCG)

回答問題出錯  次數用完收費

本刊記者以“ChatGPT”為關鍵詞在應用商城內搜索,“中文版智能AI聊天機器人”“AI聊天寫作機器人”“ChatGPT內核中文版聊天創造機器人”等App便出現在結果欄里。公眾號里也有不少,比如“聊天智能AI”“超級AI智能聊天”等,賬號主體為各種科技或數字有限公司。網頁搜索則多顯示各類入口,比如“Chat4.0-國內入口”“GPT國內入口”等。

此類App和公眾號提供了與ChatGPT類似的語言聊天功能,且頭像和Logo與ChatGPT極為相似,或是換個背景顏色,或是將圖案換個方向,或是變換圖案大小,極具迷惑性。

記者進入一款下載量近7萬的“智能AI聊天機器人”App,其簡介為“這是一個革命性的人工智能軟件”“基于深度學習算法的智能對話模型”。記者測試發現,該App只有1次免費提問次數,用完后提示需要充值成為會員才能繼續使用該App,價格分別為連續包年168元、連續包季98元、連續包月68元。該App還稱訂閱會員后可獲取無限次提問次數。

另一款宣稱“無限制會話、使用最智能的GPT模型、訪問速度最快、無廣告”的App中,記者花38元購買月會員后獲得提問資格。被問及“由誰開發”時,該App回答稱其“是AI模型,由OpenAI團隊開發和培訓,并在他們的AI平臺上運行”。但記者查詢發現,該App的開發者實際為個人。

在公眾號平臺,記者發現很多賬號都自稱能為用戶對接ChatGPT,可實際體驗并非如此。

記者關注了一個名為“××AI”的微信公眾號,注冊時間為2023年1月30日,IP屬地河南。簡介顯示其為“當下火爆全網的智能Chat聊天軟件,內置Open對話聊天板塊(即開放Chat·AI)”。關注后,系統彈出“下載App,可以免費獲得3天會員”鏈接,要求用手機號和驗證碼注冊登錄。完成后,記者點擊其子欄目“聊天AI”時,系統提示“頁面不存在”。這意味著,記者向運營方提供了手機號,卻沒有享受到相關服務。

另一個名叫“××pro1”的公眾號,賬號主體為“個人”,IP屬地安徽,注冊時間為2023年5月7日。在其推送的消息中,有一篇題為“××pro違規封停,本賬號接力繼續服務!”的文章。關注后,系統彈出“GPT使用地址”和購卡地址,并在頁面下方顯示“GPT使用”入口。記者點擊該入口,系統發來一張圖片,顯示“因監管要求,直接進網站使用”。根據系統提示,記者進入名為“ChatGPT”的頁面,提問“今天是幾號?”系統回答“今天是2023年5月20日?!倍鴮嶋H上,記者提問的時間為“2023年5月23日”。

連續提問4次后,系統顯示“試用次數已用完”,要求“購買密鑰”,點擊后跳轉至另一個購買鏈接,商品包括“試用日卡密鑰8.8元”“月卡密鑰39.9元”“季卡密鑰88元”“年卡密鑰298元”“GPT4.0官方代注冊充值220元”。商品詳情頁面顯示“全新站點,速度全網最快,聊天穩如磐石,不封號”“基于OpenAI官方最新3.5數據接口,實時返回數據”。

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此類App或公眾號的注冊主體或背后開發公司,大多為國內的小微企業,注冊資本一般為幾百萬元至幾千萬元,但實繳資本僅幾十萬元,公司業務范圍大多為計算機信息、網絡、電子科技領域內技術開發、技術服務等。

“這些App、網站或者公眾號中,有一些是公司簡單開發的,有一些是公司利用其在海外注冊的ChatGPT賬號,在國內生成類似ChatGPT的鏡像產品。他們利用云服務器或其他程序形成接口,一端連接海外官方程序,一端連接國內用戶。用戶在本地的App上提問,他們就會轉述給官方網站,再回傳給用戶,成本很低?!鄙鲜鰳I內人士說。

他還提醒,部分商家做“二道販子”為國內網民提供鏡像服務存在隱私泄露風險,一旦此類鏡像訪問詢問涉及個人、企業等敏感信息,那么這些信息便會暴露給提供鏡像服務的公司,同時也會上傳至OpenAI的服務器。

在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杜秀軍看來,如果這些App或公眾號本身和ChatGPT毫無關系,卻以“ChatGPT”為名,甚至圖標Logo與“ChatGPT”一致或者相似,誤導消費者誤認為該程序是“ChatGPT”或者與之存在特定聯系,那么這一行為涉嫌違反商標法和反不正當競爭法,可能構成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

“對于OpenAI公司而言,如果其沒有在中國注冊ChatGPT文字和logo圖形商標,上述行為可能構成不正當競爭;如果已經注冊相關商標,上述行為可能涉嫌侵犯OpenAI公司的商標權同時構成不正當競爭?!倍判丬娬f。

此外,對于App或公眾號以宣傳免費使用“ChatGPT”吸引用戶再收費最終誘人充值牟利的行為,杜秀軍認為,此舉可能違反廣告法和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相關規定,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可以依法查處并罰款;情節嚴重的還可能構成詐騙罪。

賬號交易頻現  使用一月失效

賬號交易是一些商家利用ChatGPT賺錢的另一種方式。

記者近日在電商平臺、論壇、社交群和二手交易平臺搜索發現,有一批售賣ChatGPT賬號的商家,還有商家推出包月訪問服務,會員數量可觀。不過在審核機制之下,一些商家“掛羊頭賣狗肉”,以銷售App周邊產品為名銷售賬號。

以“ChatGPT賬號”“GPT”等為關鍵詞搜索,能看到不少銷售ChatGPT賬號的商家,大多以“個人用現貨秒發”“自動發貨”等作為廣告詞,價格在25元至259元不等。這些賬號分為短期共享賬號、個人有期限的專享賬號以及永久使用的個人專享賬號等。從評論區留言來看,有不少人因此被騙。

記者隨機點擊進入一商家,系統發來一段文字“直接下單就好,就是你要的G成品號。操作簡單,敏感詞不回復,拍下送使用教程,小白也能輕松上手”,還有一個鏈接,點擊進入后可以看到對方提示“聊天時GPT請用g代替”“這里有你想要的ChatGPT賬號”“主要采用正規××郵箱手工注冊”“全部為美國OpenAI官網正版獨享賬號”等。

另一商家則發來價格表:套餐一3.5版本28.8元,套餐二4.0版本190元。記者詢問“使用一兩次后會不會被封號”,對方回復稱“不會的”。購買套餐一后,該商家自動發來賬號和密碼,還附帶使用教程,包括如何使用VPN下載登錄。然而記者嘗試多次,系統均提示登錄失敗或者賬號、密碼不存在等信息。

在一些提供賬號服務的賣家評論區,記者注意到不少網友留言稱“不到1個月就不能使用賬號密碼了”“只能用一天,花點錢買個體驗”。

對于此類現象,上述業內人士解釋稱,電商平臺上售賣的賬號大多是批量注冊賬號,即用程序批量注冊,很容易被后臺檢測出來導致封號,不過假設是個人注冊賬號,那么風險會低很多。

在某二手交易平臺,記者發現,除了提供ChatGPT代注冊服務外,還有不少賣家提供代問服務。

記者隨機聯系了一位提供代問服務的賣家。對方稱,前來咨詢的消費者大多是希望利用ChatGPT完成文章撰寫工作,還說“ChatGPT撰寫的千字以內的論文可讀性較高,更多字數要求的論文可以拆開提問,不過它拆出來的結構不一定是你想要的結構”。

針對上述各類ChatGPT代注冊、代問生意,杜秀軍認為,上述經營行為觸犯了《計算機信息網絡國際聯網管理暫行規定》。

根據《計算機信息網絡國際聯網管理暫行規定》第六條、第十四條規定,計算機信息網絡直接進行國際聯網,必須使用郵電部國家公用電信網提供的國際出入口信道。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自行建立或者使用其他信道進行國際聯網。

“以營利為目的,利用國外服務器搭建VPN,未經國家信息產業部門許可,擅自經營VPN業務,并經營買賣國外賬號,涉嫌非法經營。對于經營者一般由公安機關責令停止聯網,給予警告,可以并處1.5萬元以下的罰款,有違法所得的,沒收違法所得,情節嚴重,涉案金額較大的還可能構成犯罪,要追究刑事責任?!倍判丬娬f,此外,消費者如果購買了此類服務或充值了會員,事后可能面臨維權難、退款難的情況。

教學課程風靡  實際內容注水

還有不少人推出與ChatGPT相關的課程,內容包括ChatGPT的使用方法和各種趨勢預測。記者搜索發現,有相當多“教你如何用ChatGPT賺錢”的課程、社群和資料在網上流傳。

在一款體量較大的“××ChatGPTAI變現圈”內,記者看到,其課程售價為279元,介紹頁面寫著:“原價599元,目前早鳥價,1萬人以后逐步隨人數漲價?!备顿M人數已經超過1萬人。

記者付費后進入該社群,瀏覽一段時間發現,“教學課程”大多是一些觀念性的內容,包括對ChatGPT的簡單介紹、有關ChatGPT的國外新聞和應用場景等。還有一些實操案例來自社群里其他成員的分享,包括用ChatGPT進行AI繪畫、做PPT、寫會議記錄等,但這些幾乎都是ChatGPT的基礎應用場景,在網上搜索可以免費學習。

在另一個售價為100元的“××賺錢社群by ChatGPT”內,介紹頁面寫著:“社群獨家生財秘方;一年必回本;專家指導ChatGPT用法?!庇匈I家稱,該社群宣稱的“社群獨家生財秘方”實際上是“低門檻的薅羊毛指南”,內容包括在各種App拉人注冊新用戶、刷廣告賺取返現紅包、在微信群里轉發廣告等。

來自湖南懷化的謝女士花了380元購買了一套“利用ChatGPT賺錢”的課程,學了兩三天時間后直言自己被坑了?!斑@個課程主要是講如何用ChatGPT繪畫,包括使用方法、提示詞技巧以及AI作出圖片后如何調整參數等,這些大多數在網上能找到,并且是免費的?!敝x女士說。

除了一些具體的操作方法外,記者注意到,大多數課程會給用戶描繪“賺錢”圖景,比如利用AI繪畫給解說類視頻配畫面,以此接一些市面上小型的剪輯單子;或是利用ChatGPT進行公文寫作,代寫論文、演講稿等;有的是先用軟件生成文案,再用文案生成視頻,最后把視頻投放到各個視頻平臺。

有網友留言稱,自己根據課程內容做過一些視頻,但播放量幾乎都是個位數;還有人將視頻投放到平臺時遭到攔截,被系統提示“發布的視頻存在加工方式簡易的問題”。

“目前AI尚未完善,能夠一天生成幾十篇爆款文章過于理想化。在這波賣課程的浪潮下,一些自媒體的課程主要賣點是‘破局’‘變現’和‘掘金’等,無論是文案還是課程主題,給消費者的第一感覺就是‘學完了就可以走上人生巔峰’?!鄙鲜鰳I內人士說,這些商家可能并不了解ChatGPT的商業化應用,只是單純地借助這個熱門話題來獲取利潤,他們站在風口的頂端,抓住流量,制造爆款話題,利用焦慮賺錢,有“割韭菜”的嫌疑。

他提醒道,面對激烈的知識付費競爭市場,無論是販賣ChatGPT賬號還是提供課程服務,賣家都要保持誠信和負責任的態度。同時,消費者也要保持理性,不要被虛假宣傳所迷惑,應選擇合適的渠道和方式來獲取信息和知識。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9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