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dl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dl>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
<dl id="np59l"></dl>
<video id="np59l"><dl id="np59l"><noframes id="np59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dl>
<video id="np59l"></video>
<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video id="np59l"></video>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video id="np59l"></video>
<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dl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dl>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
<dl id="np59l"></dl>
<video id="np59l"><dl id="np59l"><noframes id="np59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dl>
<video id="np59l"></video>
<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video id="np59l"></video>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video id="np59l"></video>
淫咪咪

“山河大學”“淄博燒烤”熱詞屢被搶注背后

2023-09-26 16:23:56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商標惡意搶注亟待全方位遏制

文/特約撰稿 王峰

網絡熱詞被惡意搶注為商標亟待系統性規制。(圖 / VCG)

近日,刀郎新歌《羅剎海市》火爆出圈。幾乎同時,有網友爆料,目前已經有人將“羅剎海市”注冊為商標,并質疑該商標的合法性。

幾乎每一次出現網絡熱詞、熱門人物,都會尾隨出現既明目張膽又別有用心的行為——商標惡意搶注。

從新冠疫情暴發后的“雷神山”“火神山”等公共設施,到東京奧運會后的“全紅嬋”“蘇炳添”等奧運健兒姓名,如今輪到了“ChatGPT”“山河大學”“淄博燒烤”……

中國商標網信息顯示,正在申請的“ChatGPT”有幾百個,“山河大學”有8個,“淄博燒烤”有13個。

盡管這些惡意搶注的商標注冊申請多數會被駁回,但海量申請難免會有漏網之魚。此外,惡意搶注頻發說明:一方面,部分企業和社會公眾的商標注冊意識尚存缺陷,未充分認識到商標惡意搶注行為的危害性和違法性;另一方面,有的人即便認識到其違法性也依然鋌而走險,導致商標惡意搶注行為難以杜絕。

日前,山東威海一家企業因搶注“淄博燒烤”商標,被威海市文登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罰款800元。雖然按照現行法律,法律界人士普遍認為該處罰符合比例原則,尺度合理,但面對猖獗的商標惡意搶注,仍凸顯法律震懾力不足。

有專家指出,我國現行商標法中規制商標惡意搶注的條款較為分散,亟須對其法律適用關系予以厘清,系統性規制惡意搶注和商標侵權等問題。

“山河大學”能不能被注冊

“山河大學”是一所虛構高校,這所大學的誕生源于網友的玩笑:山東、山西、河南、河北四省的343萬高考考生,每人出1000元,就可以打造出一所四省交界的綜合性大學,面向“山河四省”招生。隨后,錄取通知書、?;?、校訓也被網友們設計出來,引發熱議。

“山河大學”是一個網絡熱詞?!皫缀趺磕臧l布的‘年度十大網絡用語’都難逃被短時間內集中申請注冊為商標的命運,而且很多商標注冊成功?!鄙虡舜硇袠I人士徐振(化名)說。

比如,“耗子尾汁”在網絡爆紅后,“耗子尾汁”商標就被自然人陳某申請注冊在第35類廣告銷售之上,搶注速度之快引發網友熱議。雖然這個申請已被宣告無效,但截至目前,與“耗子尾汁”相關的商標申請數量已逾200件。另據報道,不久前爆紅的藏族青年丁真,其姓名已經被湖南某企業搶先申請注冊為商標,在商標尚未獲準注冊時便明碼標價18.8萬元予以轉讓。

徐振介紹,商標惡意搶注行為一般包括搶注未注冊商標、跨類搶注已注冊商標、搶注域外商標、商標囤積等類型,搶注與知名人物姓名、知名作品或者角色名稱等公共文化資源相同或者近似標志的行為一般是為了囤積商標。

“山河大學”被搶注后,有媒體致電國家知識產權局對外的統一服務電話,相關工作人員稱,只要提交真實準確的材料,商標注冊申請就會被受理,商標法規定申請不受限制,任何人在生產經營活動中有商標需求就可以提交申請。而關于“山河大學”商標申請情況也需要等待審核部門進行審核,最后審核結果可以在官網進行查詢。

北京恩赫律師事務所知識產權律師??』⒈硎?,“山河大學”沒有確切的權利主體,首先要確定誰對“山河大學”享有權利,才能說他人注冊“山河大學”商標是搶注行為。并且“山河大學”的出現屬于社會熱點現象,企業申請這個商標是蹭熱點行為。

??』⒙蓭煴硎?,商標名稱含有國家、省份或者是大學這樣的字詞,企業或者個人不能隨意申請,并且商標局審核部門不會隨意批準。一方面商標局會認為該類商標可能造成相關公眾的誤認,即公眾誤認為“山河大學”真實存在且發布了相關名稱使用的大學許可,另一方面則是該商標可能會帶來不良影響。

北京市京師(上海)律師事務所王輝律師則認為,如果現實中不存在“山河大學”這樣的大學,同時也沒有其他商家有相同商標,比如產品生產廠商和服務的提供商去使用“山河大學”商標,這時有人注冊“山河大學”商標,則沒有侵犯他人的權益;并且在正常情況下,“山河大學”商標可以注冊成功。因為商標并不能單獨使用,它往往與注冊方的服務和產品緊密結合。

“公共資源商標搶注本身,體現的是申請人對網絡熱詞這類公共資源背后商業潛力的敏銳捕捉,這是市場經濟環境下自由競爭允許出現的結果,也是實踐中經常出現網絡熱詞搶注成功事例的緣由?!毙煺裾f。

然而,徐振說,如果商標搶注人并非出于識別商品或服務來源的實際需要,而只是希望搭上網絡熱詞傳播熱度的便車,率先壟斷商標資源以占據市場先機,甚至以搶注商標為職業牟利,這不僅會影響市場公平競爭,也會嚴重損害商標注冊與管理秩序。

侵害企業行業合法權益

2021年2月,華為CEO任正非因為一次“公權私用”向華為全體員工道歉。

事情的起因是,華為申請“姚安娜”商標獲批,注冊公告日期為2021年10月21日,商標專用權期限為2021年10月21日至2031年10月20日。

姚思為是任正非女兒,姚安娜是她的藝名,已經宣布進入娛樂圈。公開資料顯示,此前曾有多方搶注姚安娜商標,華為公司于2021年1月提交姚安娜商標申請。

2021年2月3日,華為在內部論壇“心聲社區”中就注冊商標一事發布了相關說明。說明中提到,若自己不注冊,商標會被持續地惡意搶注,有許多不利的地方。此外,說明中強調,任總是第一次公權私用,為此向全體員工道歉。

任正非的道歉實際上會得到華為員工和網友的理解,畢竟,商標不僅是一種商業標志,更是一種無形財產,與經營者良好開展市場經營活動息息相關,宛若經營者的生命線,不可分割。

域外商標也是商標惡意搶注的高發區。愛好桌游的人群,對“CODENAMES”(中文譯名:行動代號)估計不陌生。作為捷克CGE公司推出的一款聚會類游戲,“行動代號”一經面世就風靡全球。

然而2018年12月7日,“CODENAMES”就在國內被注冊成了商標,商標權利人并非CGE公司,而是一名自然人耿某。耿某也是一名桌游產品賣家,注冊商標后,耿某開始在桌游熱潮下“維權”。據了解,從2019年4、5月開始,國內一批桌游電商賣家都收到了商標侵權的投訴。

“接到投訴后,我問能否撤訴,對方明碼要價:撤訴一萬元起?!币幻u家李小強(化名)回憶說,他感到蹊蹺,以為是騙子,于是沒怎么搭理。不料,耿某隨后將其起訴到法院?!耙还财鹪V了3個案件,索賠20多萬元,其中,以‘CODENAMES’商標侵權為由索賠12萬元?!?/p>

直到2021年10月15日,耿某搶注的“CODENAMES”商標經商標局商評委審查,因其以“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擾亂正常的商標注冊管理秩序,并損害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該商標被宣告無效。

如果搶注“姚安娜”可能侵害華為公司權益,那么惡意搶注“淄博燒烤”則可能侵害一個區域內整個行業的權益。

憑著“小火爐+小餅+蘸料”的“靈魂三件套”,淄博燒烤吸引了巨大的流量。與此同時,淄博燒烤相關商標被“搶注”的話題也頻頻登上熱搜。自今年3月中旬起,多個“淄博燒烤”商標正被注冊申請中,分類涉及方便食品、廣告銷售、餐飲住宿等。

日前,山東威海一企業因搶注“淄博燒烤”商標,被威海市文登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罰款800元。這家企業名為威海九潤農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其對“淄博燒烤”食品分類的商標注冊狀態為該商標注冊申請已在2023年4月27日發布了無效公告。

而此次威海市文登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對于該公司的行政處罰的違法事實則是:“淄博燒烤”由行政區劃名稱“淄博”+行業術語“燒烤”構成,自2022年至今,“淄博燒烤”借助互聯網優勢,迅速成為流量代名詞及餐飲行業的現象級熱點。今年3月12日,該公司委托他人申請注冊“淄博燒烤”商標的行為,違反了《規范商標申請注冊行為若干規定》第三條第六項的規定,構成申請有不良影響商標的違法行為。

四川聚仁德律師事務所于全律師表示,類似于蘭州拉面、柳州螺螄粉這類有明顯地理特征美食的商標注冊,屬于集體商標或者證明商標,含有地理標志的商標一般可以通過行業協會或者是當地的政府部門出面去申請。

今年5月有報道稱,一份“淄博市人民政府關于授權淄博市燒烤協會辦理‘淄博燒烤’集體商標的函”在網上流傳。淄博市商務局工作人員證實,確實存在上述函件。淄博市燒烤協會(2023年4月登記成立)工作人員回應稱,目前“淄博燒烤”集體商標注冊正在進行當中。

搶注商標收益大于風險

商標惡意搶注行為頻發,我國商標管理制度是否存在短板?

對于商標惡意搶注行為,可以適用商標法予以規制,通過商標異議、商標撤銷、商標無效宣告等程序駁回搶注申請,以及對已注冊搶注商標撤銷或宣告無效。

但武漢大學法學院教授寧立志認為,我國現行商標法中,可適用于規制商標惡意搶注的條款較為分散,主要涉及第4條、第7條、第10條、第13條、第15條、第32條、第44條以及第49條等,不同條款的適用條件頗具差異。

比如,在規制商標惡意搶注行為時,被援引最多的條款是商標法第32條,該條規定:“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也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比欢?,實踐中,“不正當手段”的解釋和認定是商標惡意搶注規制中的復雜難題。

商標法2019年修訂以后,第4條新增條款為遏制商標惡意搶注行為注入了一針強心劑,該條規定:“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在生產經營活動中,對其商品或者服務需要取得商標專用權的,應當向商標局申請商標注冊。不以使用為目的的惡意商標注冊申請,應當予以駁回?!?/p>

對于該條中的“惡意”如何認定,清華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馮術杰認為,由于商標申請人的不正當目的屬于主觀意圖性質的要件,實踐中通常是結合多種相關因素來推定,尤其包括申請人的既往行為所追求或實現的不正當目的。

至關重要的是,商標法對商標惡意搶注的處置方式主要是駁回惡意注冊申請、撤銷惡意搶注的注冊商標和宣告惡意搶注的注冊商標無效。

商標法第68條對商標代理機構的惡意搶注行為規定了最高5萬元罰款的行政處罰。該條還規定,“對惡意申請商標注冊的,根據情節給予警告、罰款等行政處罰”。2019年12月開始施行的《規范商標申請注冊行為若干規定》對此具體規定為,有違法所得的,可以處違法所得三倍最高不超過三萬元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的,可以處一萬元以下的罰款。

可見,相較于收益,商標搶注的風險較小。商標法對商標惡意搶注行為人只是簡單規定了警告、罰款等行政處罰。而如今,商標的價值有時甚至已超過了有形資產的價值,經濟價值難以估量。

全面遏制商標惡意搶注

對于商標惡意搶注行為,既需要在審核環節加大治理力度,也需要加大對違法行為的震懾力。

國家知識產權局副局長胡文輝近日表示:“商標惡意注冊和囤積行為嚴重擾亂商標注冊秩序,損害社會公眾利益,對此,國家知識產權局始終堅持予以嚴厲打擊?!?/p>

據胡文輝介紹,國家知識產權局連續三年發布政策文件,釋放從嚴治理信號,會同各有關部門從法律制度、商標代理、審查把關、保護運用等方面綜合施策,實現了商標惡意注冊行為治理的協同聯動。將絕大部分商標惡意注冊行為遏制在源頭,使其無法得到注冊授權。

僅今年上半年,國家知識產權局累計打擊商標惡意注冊24.9萬件,其中商標注冊申請、異議等授權環節不予授權19.2萬件,占比77.1%;注冊商標的無效宣告等確權環節不予確權5.6萬件,占比22.5%。同時,上述案件中,申請人懾于法律和政策威嚴主動終止違法違規行為,撤回申請、注銷商標等共20.4萬件,占比81.9%。

今年6月以來,國家知識產權局已針對申請具有重大不良影響的商標,惡意申請涉及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及社會公眾關注熱點、網絡熱詞、名人姓名商標等問題開展了專項整治,也取得了階段性成效。

寧立志認為,商標法對商標惡意搶注行為的規制和懲戒力度十分有限,需要適時結合其他部門法方能全面遏制商標惡意搶注行為。

反不正當競爭法是一個有效的補充,通過行為規制模式為未注冊商標提供反混淆保護。其明確禁止擅自使用他人具有一定影響的商品名稱、包裝、裝潢、企業名稱、社會組織名稱、姓名、域名主體、網站名稱、網頁等標識,引人誤認,使相關公眾對商品或服務來源產生混淆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太陽和波浪”“男孩和沖浪板”是國際制藥巨頭拜耳集團自2011年便開始在“水寶寶”防曬霜上使用的標識;然而,李某在2016年7月將上述標識的一部分搶注為商標,并于當月對“水寶寶”產品發動大規模、持續性投訴。

據報道,李某在投訴期間,一方面通過QQ聯系拜耳集團分銷商,表示可以付費撤訴;另一方面,在與拜耳集團接觸的過程中,李某還準備以70萬元一個商標的高價向拜耳轉讓兩個搶注的商標。拜耳集團將李某訴至杭州市余杭區人民法院,法院審理后認定,李某因惡意投訴構成不正當競爭,被判賠償拜耳集團經濟損失70萬元。

另據報道,在商標法的第五次修改中,將系統性規制惡意搶注和商標侵權等問題。還有專家指出,為優化營商環境,加強商標搶注治理能效,可以參照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損害賠償方法和標準,直接針對商標惡意搶注行為規定明確的民事損害賠償責任,讓商標搶注者無利可圖,并且增加懲罰性賠償條款,令惡意搶注行為人望而卻步,從而有效遏制商標搶注行為,維持公平有序的商標注冊秩序。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9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