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dl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dl>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
<dl id="np59l"></dl>
<video id="np59l"><dl id="np59l"><noframes id="np59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dl>
<video id="np59l"></video>
<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video id="np59l"></video>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video id="np59l"></video>
<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dl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dl>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
<dl id="np59l"></dl>
<video id="np59l"><dl id="np59l"><noframes id="np59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dl>
<video id="np59l"></video>
<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video id="np59l"></video>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video id="np59l"></video>
淫咪咪

上海警方演繹現實版“孤注一擲”

2023-10-17 14:49:15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小朱還會偽裝成喪偶多金的中年男性,向有錢的女性噓寒問暖

文/本刊記者 張海燕

電影《孤注一擲》的片尾,大量被騙參與境外電信詐騙的黑產人員的自白令人震驚,也發人深省。今年6月,在上海市公安局徐匯分局的遠程規勸和幫助下,19歲的小朱幸運地從東南亞的電詐“魔窟”逃回國內。

近日,在看守所里,19歲的小朱面對本刊記者講述了自己的親身經歷,雖然沒有電影中關狗籠、活生生被打斷腿的情形,但那種時刻擔心遭遇不測的煎熬是一樣的。

“回到祖國的那一刻,心里一下就輕松了,哪怕坐牢也是踏實的?!闭f起兩個月來深陷電詐“魔窟”的情形,小朱幾度哽咽。

被國外項目誘惑

出國“淘金”前,小朱曾短暫在北京、鄭州等地打工,做過服務員,也當過保安。他說:“那是打苦工,賺錢又很少的日子?!?/p>

為了來錢快,小朱在網上結識了“M”,在其誘使下參與了提供銀行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的活動,2022年年底,小朱因幫信罪被戶籍所在地公安機關處理。今年3月,之前網上誘使其犯罪的“M”又通過微信找到了剛滿19歲的小朱,詢問近況。

小朱對“M”說,自己還是想賺錢。對方承諾現在國外有個項目,只要會復制粘貼,月入過萬元不是夢。

在“M”的勸說下,小朱一口答應。出發前夕,“M”把他拉進了一個群,“你先幫兄弟們‘跑跑分’”。只有初中文化的小朱已經做上了發財美夢,于是他開始為“M”聯系招募其他兼職者提供銀行卡“跑分”。

鐵窗里面是已經剃了板寸的小朱,19歲的面龐上還有凹凸不平的青春痘印記?!澳阋呀洷还矙C關處理過一次,為什么還愿意相信‘M’?”

“做這個來錢快?!?/p>

“那不怕違法嗎?”

他低下頭:“以前也被處理過,還想再賺錢?!?/p>

只是他沒想到,這次的活兒險些讓自己把命都搭了進去。

在“M”的安排下,小朱編造出境事由騙取了出境證件,“M”告訴小朱為躲避盤查,必須采用飛機中轉第三國的方式。3月12日,小朱輾轉兩天后終于抵達了東南亞某國,又在“M”的遠程操縱下,搭乘“黑車”來到位于市郊某工業園區,這里是行程的終點,也是小朱陷入電詐陷阱的起點。

日常負責操控“殺豬盤”

這是一個與緬北非常相似的地方,說的是漢語,用的是漢字,滿街都是華人面孔,可謂名副其實的“中國城”。博彩業與電信詐騙業在這里交織為一體,滿街充斥著賭場、KTV和會所,拘禁、綁架、敲詐勒索等犯罪時常發生,想要離開“園區”回國也必須交納贖金。

小朱所在的“園區”,有兩幢19層高樓,一幢是生活樓,一幢是工作樓?!?層以下的走廊窗戶全是封死的?!背吮0埠秃笄谑潜镜厝?,其他全是中國人。

剛到“園區”沒多久,小朱就從賺錢的美夢中驚醒:有人已經來這里好幾年了,在他們手機里,小朱看到了很多照片和視頻,“一個人在房間里,戴著手銬,被人用電棍電,還有一群人一起毆打他?!毙≈煺f,從那時起,被打的恐懼一直縈繞在他心頭。

3月13日,小朱正式上班。主管華仔帶他去辦公室簽合同,沒收了他的手機和護照,還刪除了“M”的微信。合同規定,不能離開“園區”,除非有業績,跟主管報備后才能拿錢出去消費;上班不能拿手機;公司的錢不能動;干滿一年獎勵5萬美元等。

在半個月里,他先是在17樓負責搜集外國人的社交軟件賬號,通過聊天給對方制造“戀愛”的錯覺,也就是所謂的“殺豬盤”。

“還有人來給我們講課,講怎么跟人聊天,怎么獲取對方的信任,怎么從朋友變成男女朋友,怎么引誘充值,怎么欲擒故縱給予好處,最后獲取更高額的投資……”

小朱回憶,按照規定,拿到私人號碼后,他們會在蘋果手機的軟件中群發短信,類似于“杰克你好,我是丹尼爾,好久不見,終于加上你了”等。

“這是打造一個久未謀面的老朋友人設,可以偽裝成新加坡女生,30歲到35歲左右,開母嬰店的女企業家,在美國居住了幾年,然后在聊天中提及自己的一些投資,收益很好,騙對方投資?!庇袝r候,小朱還會偽裝成喪偶多金的中年男性,向有錢的女性噓寒問暖,建立信任后再誘騙對方在虛擬軟件上投資。

每天只能睡三小時

小朱從未領到過工資,雖然他每天都能在“園區”樓里聽到鑼聲響。

“鑼響意味著開單了,騙到錢了,領導就會把鑼給他讓他敲響。有人一天就能騙到上百萬美元。15日發工資,我看工作群里工資最高的人有300多萬美元的業績,提成拿到了40萬美元,他在群里發照片,一大捆現金,他把30萬美元寄回中國給家人了,剩下的留著自己花?!?/p>

小朱回憶,他們以寢室為單位,5人一組,整個17樓一共有十幾個小組。晚上10點上班,早上6點到8點休息,再工作到中午12點下班?!跋掳嗪罄鄣靡痪湓挾疾幌胝f?!?/p>

做了一周后,因為英文實在不行,小朱被換到了18樓的彩票詐騙組。第二天,組長還是覺得他反應太慢,又把他“踢”到了19樓的“殺豬盤”組,成了專騙新加坡、馬來西亞和美國的華人華僑的“狗推”。

在“園區”里,一天要工作12小時,每天完成一定的“工作任務”,規定加多少人的聯系方式。如果完不成任務,第二天就要爬上17樓,另做50個深蹲。

不到一個月,小朱每天只能睡兩三小時,瘦了十多斤?!八恢?,吃不下,頭昏腦漲,每天都在想著怎么出去?!北砻嫔?,小朱努力學打字,維持和管理層的關系,但每周拿到手機的那天,他都在查回去的路線。

警方遠程規勸助其回國

沒有業績,屢遭白眼,小朱找到華仔,表示不想做了,想回家?!安幌胱隹梢?,拿5萬元人民幣贖金來?!?/p>

小朱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錢。直到4月中旬,華仔才終于松口,同意只要交2000美元就可以離開,但護照要留下。小朱說:“也許是我來的時間太短,能力也不行,沒給他們創造太多收益,才讓我交錢離開?!?/p>

小朱仍不想付贖金,他在“園區”里四處尋找可以出逃的“漏洞”?!斑B地下室都走遍了,發現地下室都有鐵門和保安?!睙o奈之下,小朱只能給父母打電話求助。母親和姐姐給他打了一筆錢,供他為自己贖身。

交錢離開“園區”后,小朱搭了個車,車載著他在4號公路上奔馳,幾個小時后終于將他送到中國大使館。一路上,小朱一直提心吊膽,因為“經常有人在這條路上被綁架、勒索”。

在大使館門口,也有人找他搭訕,告訴他補辦護照先要開報警證明,給80美元就能幫忙開好,警察給他送過來。小朱從警察手里拿到了證明,但申領護照時還是失敗了,因為需要在當地工作兩年才能補辦護照。

身上只剩下200美元的小朱滯留在了當地。一來二去,又耗了20多天?!懊刻於荚谙脍s緊離開,那邊東西非常貴,酒店一晚上25美元,還要吃飯,每天花銷就得好幾百美元,而且人生地不熟,萬一哪天遭遇不測怎么辦?”在此期間,小朱遇到過兩個廣東人,是從另一個“園區”偷跑出來的,“園區”的人一直在抓他們?!白サ胶缶蜁晦D手賣掉,他們根本不敢露面”。

今年4月,上海市公安局徐匯分局漕河涇派出所在偵辦一起電信網絡詐騙案件時發現,小朱為滯留境外的涉詐重點人員,民警通過小朱家人找到了他的聯系方式,并嘗試遠程規勸他回國自首。

“我是上海公安人員,如果你想回國的話可以聊一下,你不可能在外面待一輩子?!泵鎸γ窬嬲\的勸說,小朱通過了民警的好友申請。在民警的多方協調下,小朱在當地領事館辦理了一張一次性的回國證明,最終購買了5月18日返回上海的機票,于5月19日凌晨落地后,被警方押解到了派出所。

6月21日,犯罪嫌疑人小朱因此前“跑分”行為涉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已被徐匯區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該案其他犯罪嫌疑人也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警方提醒:滯留境外詐騙窩點人員家屬請及時聯系勸誡親人盡快回國投案自首,如實供述自己罪行,可以依法從輕或者減輕處罰。犯罪情節較輕、有重大立功表現的,可以依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9月下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