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dl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dl>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
<dl id="np59l"></dl>
<video id="np59l"><dl id="np59l"><noframes id="np59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dl>
<video id="np59l"></video>
<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video id="np59l"></video>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video id="np59l"></video>
<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dl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dl>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
<dl id="np59l"></dl>
<video id="np59l"><dl id="np59l"><noframes id="np59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dl>
<video id="np59l"></video>
<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dl id="np59l"></dl>
<dl id="np59l"></dl>
<output id="np59l"><delect id="np59l"></delect></output>
<video id="np59l"><output id="np59l"></output></video>
<video id="np59l"></video>
<dl id="np59l"><delect id="np59l"><meter id="np59l"></meter></delect></dl><video id="np59l"></video>
淫咪咪

研學熱何以變成研學亂

2023-10-26 14:53:17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破解名校進?;疑a業鏈,要改變研學旅行產業中“名校游”一枝獨秀的局面,豐富產品供給

文/特約撰稿 王峰

高校研學游亂象頻發。(圖 / VCG)

“說好的要去北京的××大學和××大學,結果一個都沒去,只在學校門口轉悠了一會兒?!闭f到孩子暑假研學的活動安排,黎明(化名)仍滿腔怒火。

他在6月就給孩子報名了北京五日研學營,報名費用5880元,宣傳冊中的行程包括北京兩所知名大學及鳥巢、水立方、中國科技館、國家博物館、故宮博物院等,但他最看重的是這兩所知名大學,他想讓孩子親身感受國內兩所高校的學術熏陶。

這個暑假,是疫情防控政策調整后的第一個暑假。在家長、學校和市場的多重推動下,7月至8月,全國各地景點、博物館、科技館掀起一股研學熱,出境研學游、高校研學游、科普研學游、文化研學游等項目五花八門。

尤其是在這兩所知名大學門口,幾乎每天都簇擁著成群的中小學生,即便是炎炎烈日,也無法阻擋他們參觀的熱情,而這只是暑期研學熱的冰山一角。

然而,研學熱的B面是研學亂。一條名為“某知名高校學霸怒斥研學內幕”登上熱搜。宣傳里說是深度參觀名校,結果卻是在校門口打卡拍照;報名費花了幾千元,結果晚上住的卻是臨時搭建的板房。

暑假研學游催生了一條灰色產業鏈,這條產業鏈是研學亂象中的一環,部分研學游存在的價格不透明、行程設計“缺學少研”、從業人員資質良莠不齊等問題也屢屢被曝光。

清除這條灰色產業鏈,應該主動擴大資源供給,也就是打開其他大學尤其是知名大學的校門,讓中小學生們能夠走進更多大學。

《半月談》雜志9月發表評論文章《大學校門,該打開了》指出,一些大學已經宣布將全面打開校門,但仍有一些大學順延疫情時期的校園管理政策,對師生的“小門”雖逐步放寬了,可對社會公眾的大門依然緊閉,頗令人遺憾。

花費萬元進名校

7月24日,北京一知名大學發布了一則《校友預約入校違規情況通報》。

通報稱,一個名為“××大學金秋暑期定制課”的校外研學團隊由部分校友通過預約同行人員的方式,拆分預約139名學員入校,每人收費10800元,合計收費約150萬元。最終根據有關規定,相關46名校友被關閉校友預約系統使用權限。

自7月8日恢復校園參觀預約通道僅一個月內,該大學就兩次通報違規預約入校行為,涉事機構均為校外研學團隊。

7月7日,該大學保衛部曾發布通報稱,7月5日,發現一個名為“狼爸部落”的校外研學團隊,通過聯系校內人員、借用賬號在樹洞平臺發布預約求助信息等方式拆分預約,由多名校內師生預約入校。通報稱,將關閉組織人員的預約入校系統使用權限,不再恢復;暫停該團隊校內預約人員的預約入校系統使用權限兩個月。

此后,該大學表示團隊入校預約不向研學機構和旅行社開放。

頂尖名校一直受到游客的青睞。在供求關系嚴重失衡的格局下,預約名額成為“香餑餑”,精明的“黃牛黨”也從中發現了商機,找到了利益變現的渠道。而最樂意為此買單的,就是研學團。

在各類研學游產品中,打著北京某些知名高?;献拥漠a品往往格外暢銷,更有甚者,暑假期間在網絡平臺公開售賣這些高校的入校名額,價格最高炒至千元,而且煞有介事地注明:“確保百分之百能進,可以簽進校協議,提供發票,1100元/學生?!?/p>

但能進校的畢竟是少數,一位導游介紹,曾有旅行社要求她在40℃的高溫天,帶著一群年僅五六歲的孩子在某高校門口排隊數小時,只為拍照打卡,以證明自己履行了合約?!昂枚嗪⒆佣紩窨蘖?,有的喊頭疼,有的流鼻血。這要是出了人命,誰能擔得起?”

今年暑期,既游又學的研學旅行格外火爆。7月,某旅行平臺上與“研學”相關的搜索熱度環比上漲203%,但管理混亂、貨不對板等研學亂象問題也被消費者詬病。

今年7月,來自湖南長沙的學生家長張女士通過托管機構給孩子報名參加6天5晚的北京研學夏令營,費用5000多元。該夏令營由3名老師帶隊,共30個孩子,年齡在6歲到12歲之間,沒有家長陪同。

夏令營期間,因為北京暴雨,孩子們只去了頤和園、××大學兩個研學點,6天行程有4天在賓館里度過,原計劃的軍事博物館、故宮、天安門、中國科技館、長城等地都沒有去。對于因暴雨沒有完成的研學項目,旅行社方面表示,這屬于不可抗力因素,損失不由旅行社承擔。

今年暑期,被疫情圍困了三年的中小學生,紛紛選擇外出研學放松身心、增長見識、開闊視野。一位教育機構從業者表示,“往年每期研學營的人數大約800人到1000人,但今年每期人數已經達到了2000人,且需要增加兩個營地”。

北京的故宮、上海的迪士尼、甘肅的敦煌……一時間,似乎每一個旅游景點都被研學團“占領”了。與此同時,各大博物館和熱門景點的門票更是頻頻售罄,每日限流最高8萬人的故宮一票難求,旺季原價60元的成人門票,在第三方平臺漲到150元至300元不等;就連國家博物館等免費票都需要“想辦法搶”。

于是,有的研學團耍起了歪心眼,孩子們發現自己進的應該是“××大學周邊觀光團”。有的研學團在該校門口排了一個多小時的隊,結果拍了張孩子和校門的合照后,就宣布“學校逛完了”。有的研學團甚至把孩子拉到了該校旁邊的科技園區,謊稱“××大學新校區”,還有的把學生們帶進了該校藝術博物館,孩子也搞不清,只能任由導游擺布。

“一方面,確實存在一部分企業通過夸大宣傳吸引眼球,因‘貨不對板’被投訴的現象。其中存在非法經營旅行社業務的問題,并且個別案例較為惡劣。但另一方面,正規的研學企業在業務推進中,也出現接待資源和人力資源緊張的現象,這是暑期多數企業遇到的問題?!敝袊眯猩鐓f會副秘書長高敬敬說。

“今年暑期市場情況特殊,大客流考驗著恢復中的旅游業,行程體驗肯定會受影響。我們認為行業準備還不充分,但市場不等人?!北本┦兰o中潤國際旅行社總經理龔德海說,“此外,很多企業看好這一市場,一擁而上,不專業造成產品良莠不齊,流于形式也是被吐槽的重要原因?!?/p>

那么,哪些機構在從事和進入這個行業?天價、劣質的研學旅行產品背后的運營缺陷在哪里?

知名高校游是研學同質化縮影

暑假剛剛結束,研學旅行公司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始銷售寒假產品。9月1日,研學旅行機構寶貝走天下已經推出了23條冬令營主題線路,其中包括上海、海南、云南等6條全新線路。

但今年暑假的研學旅行亂象仍讓一些家長心有余悸,包括“天價”產品難以承受,研學旅行基地承載力有限導致較差體驗等。

種種亂象背后,除了監管短板、行業魚龍混雜等原因,也與研學旅行產品的季節性、同質化特點有關。

知名高校研學本身就是一個同質化極高的研學產品,“很難做出花頭”。據報道,多家研學機構的知名高校研學產品內容基本類似——游覽景點和知名高校,邀請狀元分享學習方法和職業規劃。

多家研學機構的負責人表示,由于今年知名高校研學過熱,執行困難,他們均在有意識地減少該研學團的數量。西安研學機構“先鋒少年行”表示,往年暑假一般會有4期知名高校研學,今年計劃減少至1期,而河北研學機構“文火博物”表示,今年已經放棄組織該研學,將精力集中于本省的博物館游覽。

“做研學最忌諱的就是投其所好。北京知名高校研學熱就是迎合家長名校情結的產物,實際上對孩子的教育效果微乎其微?!北贝笄帏B研學集團副總經理閆肅注意到,報名此類研學產品的孩子一般不超過14歲,“大孩子有主見,不愿意去,只有小孩子才做不了主。但是恰恰是這些孩子,離高考還遠著呢,你看他們合影時那個眼神,都是很迷茫的?!?/p>

但北京知名高校研學同質化只是研學旅行同質化的一個縮影?!斑@個暑假,由于需求過于強烈,旅游景區、供應鏈、導游等資源嚴重緊缺?!焙幽相嵵菀患已袑W旅行機構市場部負責人楊薇(化名)說。

天眼查數據顯示,我國目前現存的“研學”相關企業有2.87萬家。開展研學旅行業務的頭部公司,主要集中在旅游、出版發行、教育培訓、專業研學旅行等行業。

劉華(化名)是一名在新加坡從事研學旅行地接業務的人士。他說,近年來,新加坡由于時差、簽證、語言、價格等優勢,正在成為歐美之外備受國內青睞的國際游學目的地。

“但作為執行方,從產品設計到合作伙伴銷售,再到供應鏈采買,最后落地執行并復盤,一個7天左右的國際游學產品,準備周期需要約半年?!眲⑷A說。

冬夏令營、國際游學等產品的準備期長,執行時勢必多個團同時進行,資源供給必須跟上。

寶貝走天下工作人員張蕾(化名)說,其公司運營國內營、軍事、自然博物、戶外挑戰、國際游學等幾大類二十多小類的研學旅行產品。

研學旅行公司一般全程負責研學旅行產品的設計、銷售、執行,對客戶需求異常敏感。

“產品設計部門會進行市場調研,執行過后,還會根據活動負責人的反饋進行調整,此外,營銷人員也會進行用戶調研和回訪?!睆埨僬f,“目前大多數產品同質化嚴重,種類和產品特性不突出,為了吸引老用戶復購,急需推出新產品?!?/p>

但產品過多也有煩惱。劉華表示,如果主題太多,會讓用戶購買、合作伙伴銷售都面臨選擇困難,如果最后人數太少就難以成團。此外,產品過多,也會增加公司采購成本?!爸挥姓嬲私馐袌?,才能推出受市場歡迎的產品?!眲⑷A表示。

曲阜市尼山圣境景區,參加研學游的游客體驗孔子文化。(圖 / VCG)

破解資源緊張問題

全國頂級高校名額有限,讓其他名校打開大門,才能緩解中小學生們涌向清北的壓力,也只有這樣才能推動清北打開大門。

今年以來,國內不少高校開通了申領校友卡的服務,畢業生憑借校友卡便可預約或免預約進入校園。

比如,持中山大學校友卡可進入三校區五校園,隨行人員或車輛入校要提前向校友所屬院系報備。學校還提醒,如遇考試、重要活動及其他不能開放的情況,須留意相關通知。華南理工大學校友申領校友卡后,可刷身份證進入五山校區,出示電子校友卡可進入大學城校區、廣州國際校區。登記信息后,校友可帶3名以內隨行人員入校,隨行人員10歲以下或70歲以上可免登記。

“大學當然應該開放。開放后出現的問題,并不是開放帶來的問題,而是管理不善導致的?!睆V東省教育廳安全保衛處處長江存余今年8月表示,封閉或許能減少大學管理成本,但管理不便不能凌駕于開放之上,大學應適應校園開放帶來的管理難度,要在開放中倒逼提升精細化的管理能力。

最近,哈爾濱工業大學發布消息,決定全面開放校園,參觀來訪不需要預約、不限名額,不向任何機構和個人收取參觀費用。

《半月談》評論文章寫道,疫情之前,高校普遍實行的是校園開放政策,那時,公眾可以自由出入大學,附近居民可以自由去大學校園散步、打球,大家對此習以為常,很少人對此持否定態度。

一個城市,大學群集的地方,往往是區域文化素質高、社會秩序好的地方,大學對區域經濟發展有推動作用,也是公認的。一座擁有大學的城市往往洋溢著青春的朝氣,而大學因為城市才有更廣闊的用武之地。在一些城市,大學已經成為當地的建筑及文化地標。人們因為仰慕大學、名師,不遠千里來此一睹風采,接受文化洗禮。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也同樣認為,公辦高校的資源來自全社會,理應讓公眾共享公共教育資源,但具體如何開放以及開放的限度,有待商榷。

破解名校進?;疑a業鏈,則要從根本上改變研學旅行產業中“名校游”一枝獨秀的局面,豐富產品供給。

“想要解決資源緊張問題,一方面要拓展資源,另一方面要與學校共同建立有規律的出行時間表?!北本┦兰o中潤國際旅行社總經理龔德海認為。

首先是共建營地,以此來解決寒暑假和節假日青少年出行問題,讓其體驗有質量的營地教育。其次是跟各地教育部門和學校一起推動春秋游以及學期中的出行,完成研學旅行任務,這樣對于緊張的資源也可以起到很好的分流作用,從而提高青少年體驗感。

將研學的視野投向更遠,也是不錯的選擇?!皡⒓友袑W的同學在這邊有一個短期的項目體驗,可以去做實習,可以參加藝術項目,可以來大學學習或者專門學習英文?!币患医洜I南非研學的公司負責人徐武說。徐武的公司主要是跟南非的開普敦大學、當地的一些實習機構、企業、NGO等合作。

“其實來南非學習英語和感受不同的文化是不錯的選擇?!辈贿^他也坦承,人們對南非的研學市場不是太了解,南非的簽證辦理時間相對較長,因此他們更多是和香港的大學合作。

研學旅行的產業鏈不順暢還體現在研學與旅行的割裂:旅行有余,研學不夠。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最關鍵是市場上形成專業的組織和主體來做研學旅行,可以將學校里因年齡等原因不再任教的教師抽調出來從事研學旅行,有利于強化研學旅行的專業性。

“教育培訓公司如果具備資源,可以借鑒非學科類培訓的課程專業經驗,嘗試拓展研學旅行業務,除了寒暑假,把節假日、周末的時間也利用起來?!眱Τ瘯熣f。

湖南外貿職業學院旅游學院院長蘇嬋認為,研學相關行業目前存在門檻較低問題,很多研學旅行產品都是旅行社在旅游線路上稍加更改,旅行有余,教育不足。

她建議,要更加突出“研”的特性,制定規范,細化監管責任,完善監管機制。同時,開放更多國內名校,組織旅游教育專家分別設置各所名校特色研學課程,分散游客,緩解熱點城市接待壓力。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10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